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10-21

    上周五巴菲特在纽约时报上写了篇评论,号召大家现在该投资大买股票。其中的道理都是他常说的,不新鲜,属老生常谈之类。无非是低买高卖,长期持有,反向操作这些资本市场上的常识。但是,这些话在世界金融市场大崩溃,人人高喊过冬的时候从世界首富的口中说出来,分量显然不一样。他不仅这样说,而且50余年来一直公开地这样做,分量就更加不一样。这些话以非常睿智,风趣,平实的语言说出来,再加上他近来连续重磅出击,大买股票,分量就尤其的不一样。时间,场合,人物,动作加在一起,简单的道理就不仅值得投资者们注意,而且值得我们网络界人士思考。所以,世界各大媒体都迅速转载。试举文中几句短语为例:
 


    “我奉行一条简单的信条: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


    这是典型的反向思维取胜的格言。随大流的人最多能得到平均回报,而逆流而动的人才可能获得超额回报。放到网络界的环境,赶时髦的人从来没有取胜的机会,反而是不为潮流所动,我行我素的人机会还大些。


 


    “如果你想等到知更鸟报春,那春天就快结束了。”


    思维超前和预测能力无论在哪个行当都是最宝贵的能力。总有些VC,媒体和业内朋友用狐疑的语气质问2.0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我一般的回答都是说理论上的商业模式是什么,但现在还早,没有成功范例。然后会反问一句,如果2.0的商业模式成熟了,有了成功范例,那还有我们创业的机会吗?还有VC投资获得超额回报的机会吗?


 


    “坏消息是投资者的最好朋友,它能让你以较低代价下注美国的未来。”


    多么简单有力的逻辑:坏消息让原有投资者割肉退出,其他投资者唯恐避至不及,于是资产价格下降,进场拣便宜的机会来了。道理谁都懂,真做的人不多。现在好多人在高喊2.0创业的冬天来了,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好消息,因为混在这圈里的人少了,坚守的人机会就大了。如果其他所有人都撤退了,那我们岂不是胜券在握了?


 


    “也许有人会认为,在一个持续发展的世纪里,投资者几乎不可能亏钱。但确实有些投资者亏了,因为他们总是在感觉良好时买入,在市场充斥着恐慌时卖出。”


    我们在网络界也见过很多这样当了冤大头的投资者。他们见什么火投什么,什么成功了投什么,结果总是在价钱最高的时候入场,价钱最低的时候逃跑。我们也见过很多投机创业者,什么受投资者青睐就做什么,结果刚准备好,投资者改主意了。于是又马上跟着投资者的指挥棒走,永远赶不上趟。


 


    “今天,拥有现金或现金等价物的人可能感觉良好,但他们可能过于乐观了,因为他们选择了一项可怕的长期资产,没有任何回报且肯定会贬值。”


    巴菲特真是很厉害,股票市场高涨的时候积攒现金和国债,低迷的时候倾巢而出买股票。而我们网络界的主流想法却是积攒现金过冬,不想趁机扩张收购。必要的资金安全当然要保证,但不充分利用网络资产市值低迷的时候收购,却抱着若干亿美元的现金坐视贬值,总是让人难以理解,这至少是自信心不足的表现。


 


    “那些手持现金的投资者还在等待好消息,但他们忘了冰球明星韦恩·格雷茨基(Wayne Gretzky)的忠告:“我总是滑向冰球运动的方向,而不是等冰球到位再追。””


    2.0革命无论从创新的深度和全面性看,还是从几年来用户和流量的成长速度看,无疑是网络界发展的主流方向。但许多投资者非要等到2.0全面成熟,象GOOGLE一样日进斗金才放心,才敢下决心进入。这样的投资者能有`机会吗?即使进去了还有机会赚大钱吗?同样,很多1.0网站在向2.0方向转型上迟疑不决,很多2.0创业公司不肯下苦功夫,笨功夫做好基础工作,背后的思考都是一回事,就是不能承受走在潮流和时间前面的风险,甘当追随者。或者说得更刻薄些,这些人没有预测潮流的思考能力。GRETZKY是冰球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员,身材并不那么出色,速度也不快,但就是预判能力超群。


 


    天下百行百业,熙熙攘攘,其实基本道理是一样的。弄懂了道理,是不是按照道理去做,结果大不一样。

2008-10-14


    十篇谈开放的博客写了2个多月,东拉西扯,无非是想和业内对2.0感兴趣的朋友交流想法.今天终于写到了收尾的一篇,想说说我对未来2-3年开放潮流走向的预测.现在硅谷的人写字说话开始越来越多地用些新词或者把一些老词赋予了新的涵义.结合开放的发展势头,说说我的初步理解.


 


一.生态系统(Eco logical System)


 


    越来越多地看到一些产业分析家喜欢用生态系统这个词来描述以FACEBOOK为代表的开放式2.0平台.什么意思呢?我们可以把整个互联网产业理解为一个生态系统,即个体网站是整个网络系统的一部份,网站间相互联系,相互依赖,相互补充,各自的生存以其他网站的生存为前提条件.例如,早期的门户网站的发展依赖于传统媒体的数字化和网络化的发展,后者不发展前者的成本会很高而市场能力会很低.电子商务的发展取决于支付系统的成熟和物流系统的壮大,否则也难具备真正的市场能力.这就造就了早期(2003年)以前)互联网界的生态系统,很初级,很粗糙,但能感受到它那强大的生命力和成长性.再例如,搜索的成熟依赖于整个网络信息量的巨大膨胀,而海量信息又激发了广大用户对网络信息的依赖,从而造就GOOGLE这样的伟大公司,所有网络公司都在为它打工,而它也在为所有网络公司服务.目前(2004-2010?)的网络界就是以搜索为上游的一条生物链,价值链,产业链,将用户的需求和服务提供商的供给有效地衔接起来,形成了新的产业生态系统.现在看起来也是生机勃勃,商机无限.


 


    2.0革命从个人的个性的网络生活开始,逐步走向了社会化社交化的网络生活,进而随着开放的开始,正在大步迈向全面的完整的网络生活阶段.以人为中心的开放式2.0平台在网络史上第一次为网站级生态系统的出现提供了可能.以FACEBOOK为例,OPEN PLATFORM使得平台提供商和服务提供商之间形成了直接的,相互依赖的,有机的合作关系,而FACEBOOK CONNECT的问世又进一步为开放平台间的直接的,相互依赖的,有机的合作奠定了基础.到明年这个时候(中国也许需要更长一点的时间),在2.0这个圈子里,绝对意义上的独立网站应该不存在了,多数网站之间,网站和应用之间应该形成错综复杂的相互开放的关系,应该形成一个庞大的生态圈,各有各的亮点,而相互依托的关系又形成巨大的光环.创新与合作应该成为网络界的主旋律,以剽窃抄袭炒作为生的网站应该没有很大的生存空间了.网络界的生态系统比过去又会有长足的发展,更具生命力,更具成长性,更具含金量.对个人用户来说,上网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概念,而不是现在的上某个网站或某些网站的意思.上网的目的性将变得更加模糊,更多的是体验某种氛围,参与某种文化,享受某种生活,而不是单纯地,单一地完成某种任务,获取某种服务.互联网的世界不再是象过去一样实际上是不互联的,相互分割的.而是浑然天成,天衣无缝,进一步靠近现实世界的真实生活逻辑.网站级的生态系统同时又成为整个网络界生态系统的有机组成部分,A网站的垃圾成为B网站的肥料,C网站的噪音成为D网站的福音,重复建设成为不必要,每个网站都专注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而不必操心用户来自何方.各个网站会变得越来越专精,节省大量的推广成本,而整个网络世界会变得越来越丰富多彩,用户生活在其中越来越方便舒适.在这样的时代,过去流行的所谓门户和垂直网站之分就演变成了平台与应用之分,平行的网站阵列就演变成纵向的网站间相互依存关系.元代中有个著名的小曲,本来是写男女爱情的,移到这里来形容正在进行时的网络生态系统生成状态倒颇为贴切:”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二.进化系统(Evolutionary System)


 


    一旦网站级的生态系统和整个网络界的生态系统初步形成(2010年?),达尔文的进化论就会发生作用了.标准和标准间,平台和平台间,应用和应用间的优胜劣汰, 纵横捭阖的进化竞争就会开始.这倒不是说我们网络界过去没有你死我活的生存之争,但和2.0时代相比,存在着性质上的差别.社会学鼻祖之一杜尔干写过一本社会分工论,其中把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的社会结构做了分析.他说,农业社会里,一家一户都是自给自足的经济实体,社会分工不发达,相互依赖性不高,生产效率很低,社会也不会发达.所以整个社会的秩序需要强人统治,这是所谓的机械性整合(machanic solidarity).用形象点的比喻,这样的社会就像一袋土豆,每个土豆自成一体,全靠麻袋包着.一旦麻袋破了,土豆们就会满地乱滚,互不相干.而工业社会里,社会高度分工,人人各有所长,但人人都不可能独立生存.所以商业高度发达,交换效率很高,使整个社会形成了相互依赖的生态, 公认的行为标准和交换关系使看起来很松散的社会紧密结合在一起,这叫做有机性整合(organic solidarity).


 


    如今社会进步快了,网络业才十几年就从1.0的农业时代进步到了2.0的工业时代.在1.0时代,每个网站都是一个小土豆,练的都是一样的活,挣的都是一个模式的钱,分工有限,合作初级,区别主要在规模.到了2.0时代,开始看到了标准,平台和应用三个层次的分工,也开始出现了标准与平台,平台与应用之间的联系,而同一个标准下的平台间合作,同一个平台下的应用间的竞争都在蓬勃展开.这就为业界的良性竞争和进化奠定了结构基础.标准间为了争取更多的平台接受,每个标准就要努力地不断地自我改进,更加通用化,更加强大,更加易用.平台间为了争取更多的应用接受,每个平台就要努力地不断地自我强化.应用间为了争夺更多的用户,每个应用就要努力地不断地自我更新完善,变得更强大,更具吸引力,更和同类服务不一样.由于2.0在结构上是以用户为中心,以开放为基础,所以用户的选择,用户的走向就直接地决定着网络生态系统进化的走向.和1.0时代网站间相互孤立的状态相比,网络生态系统进化的速度将会大大加快.那些拒绝走向新时代,坚持躲在山沟里继续自给自足的农民生活的网站,一定会快速走向灭亡.


 


三.智能系统(Intelligent System)


 


    2.0革命正处于开放阶段,尚未走到以智能为标志的下一个阶段,但一些萌芽状态的智能创新已经出现,例如MYSPACE新推出的Myads系统.既然一个网站都可能成为一个生态系统或者成为一个生态系统的组成部分,那么不难想见在这个庞大复杂的体系中,千百人个人的网络生存,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信息的产生与传递,服务的需求与供给都将产生巨大的数据流.能否及时,准确,有效地评估和匹配信息,就是我所谓的社会引擎的任务.缺少这样一个引擎,无论你SNS做得如何完整,开放做得如何规范,应用做得如何有魅力,也形不成一个具有生命力的生态系统,进化就更无从谈起了.据报载,现代科学已经发现,人猿之间的DNA有98%是相同的,但剩下那2%才是最要命的,是人猿之间本质差别的要害所在.若干万年前,大家都是一样的,至少是表亲关系.结果一个成了地球的主人,一个进了动物园或者躲进了深山老林,成了濒危保护对象.更要命的是,因为人成了地球的统治者,猿就再也没有成为另一种人的机会了. 一个2.0平台是否能够具备智能,估计是未来变人变猿的关键了.


 


    简而言之,开放的未来就是促进网络生态系统的生成,是2.0革命承前启后的第2阶段的完成.在一个生态系统中,大家都想成为食物链的上端.在网络生态环境中,标准是上端,没中国人什么事,唯一能想的是在中国和中文环境里的子标准.平台是中端,应该是每一个有理想有能力的公司所梦想的位置.在中国,平台争夺战才刚刚开始,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要看谁能在开放和智能的大战中脱颖而出.应用是下端,谁都可以做,但谁能做的好就难说了.至于那些貌似做平台,其实是在剽窃抄袭应用,搞没有开放平台的应用堆积,辅之以传销公关之类小技巧的公司,恐怕连食物链的下端都算不上,叫未入流吧.或者说,开始大家都叫做2.0的,后来不知道哪里走岔了,一些变成了人,剩下的便成了猿.这样的事,自古有之,不足为怪.现在正是全球金融风暴的高潮期,一句巴菲特的名言四处流传.这里借用一下权作十谈开放系列的结尾:大潮退去,才能看清谁在裸泳.

2008-10-06

 开放搞了一年多,格局逐渐清晰了(表1).全球范围内有资格和能力在2.0平台上搞出事实上的开放通用标准的公司只有三家,即FACEBOOK,GOOGLE和微软.

 


表1.开放格局




      FACEBOOK是显然的开放领袖。平台是自己的,标准是自己的,开放平台是自己的,基础应用是自己的(而且对外开放),已经积累了大量第三方个性化应用,正在尝试平台间的相互开放(DIGG等25家),接下来会怎么做清晰可见。以它的创新冲击力,至少可以拿下2.0标准市场的一半以上份额。


  


   GOOGLE是显然的挑战者。没有一个中心平台(新推的浏览器?),却做了或买了ORKUT,BLOGGER,YOUTUBE等网站,自己无心或无力独自开发标准于是就组织了开发联盟,到处推广,自己的应用很多而且好像在逐步开放,第三方应用不少但非常分散,平台间的相互开放说了一些话但实际动作不多,接下来会怎么做不是很清楚。支持OPENSOCIAL的网站们在GOOGLE的带领下联合起来,应该可以争取标准市场三分之一的份额。


 


   微软是显然的缺席者。除了一个似是而非的2.0平台(LIVE)外,它在开放上至今没有任何实质性动作,与其实力,战略和竞争策略十分不协调。在搜索领域大败而归后,如果在2.0这场战争中再无所作为,微软的业内地位将受到实质性的伤害。所以,或迟或早它会在开放方面有所动作的,无论多么勉强被动,以过去形成的江湖地位特别是对企业界的影响力,还有机会占个2成的标准市场。


 


    在开放标准市场的角逐上,目前的格局很象中国的战国时代。FACEBOOK就像秦国,实力强大且雄心勃勃,侵略性极强。它现在采用的就是所谓连横战略,通过自身平台的强大去推广自己的标准,建立一个以自己为龙头的合作联盟,争取成为网络业下一波的领头羊。GOOGLE在2.0以外的搜索领域当然很强大,但对是否加入2.0战争不是很确定也不是很有办法,于是就采用所谓的合纵战略,将一些曾经辉煌过但现在已经过气的1.0公司和面临落伍威胁的2.0公司联合起来,共同抗衡FACEBOOK潜在的霸主地位,以争取在明天的网络市场上获得不错的地位。


 


    开放之战打响一年有余,究竟效果如何,是否在实质上推进了2.0革命?我们不妨通过对FACEBOOK(表2)和MYSPACE(表3)开放平台上第三方应用的情况做个简单观察。


 


    首先,开放产生了一个新行当,启动了网络业行业链的重组,形成了标准提供商,平台运营商和服务提供商三者的垂直链条,各司其职,各有专精,促进了产业的专业化分工.到9月19日,FACEBOOK开放平台上已经接入了21,599个应用,按OPEN API去年5月开放到现在,粗估16个月,大约每天发布45个新应用.从去年11月OPEN SOCIAL问世到今天,主要推广者之一MYSPACE上已经接入了6,485个应用,大约每天发布65个新应用.现在已经出现了一批公司,组织和个人专门从事开放平台上应用的开发运营,一款应用同时支持OPEN SOCIAL和OPEN PLATFORM.应用数量已经不少,而且增长趋势还呈加速状.


 


    其次,应用的服务范围已经摆脱了开放初期(前6个月)以娱乐游戏为主的局面,大举侵入网络服务的各行各业.游戏在全部应用中所占的比例在FACEBOOK和MYSPACE中都只有13%左右,而新闻,商务,休闲,社交等网络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应用所占比例正开始大幅攀升.2.0平台作为新一代网络服务的底层架构的角色开始凸现,而作为与其他服务并列所谓社交(SNS)服务的形象越来越淡化了.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开放将2.0革命大大深化了一步,是革命的第二阶段.


 


    第三,开放到今天还处在方兴未艾的初期阶段,正所谓是THE END OF BEGINNING,而不是BEGINNING OF THE END.无论从两大开放标准的成熟度看还是从开放应用的深度和广度看,都远未达到一个具有致命杀伤力和无限想象空间的崭新商业模式所需要的高度和威力.例如`,各大商业网站,例如媒体类的CNN, CBS,路透社和纽约时报,商务类的EBAY,亚马逊和丰田以及许多金融机构都做了开放应用,但基本上都不能提供核心的商业服务.再例如,在FACEBOOK上的游戏,基本上还是只初步利用了去年5月发布的OPEN API的功能,很少有利用到今年5月发布的OPEN PLATFORM的深度东西.所以,应用滞后于标准和平台一年左右应当是个正常的现象,明年的开放应用会有比较精彩的东西问世.


 


表2.FACEBOOK应用分类



 


注:FB允许一个应用有2个分类,这里只取第1选择.


 


表3.Myspace应用分类



 



    与这个世界范围的开放大格局相比,中国网络业的局面就比较凄凉了.开放我们落后于美国一年以上,而且多数是偷工减料,不能全面兼容OP或OS,倒是多了不少土规矩,使标准化开放的威力大减.到目前为止,同时兼容OP和OS两个通用标准并推出自己的开放应用的居然还只有我们一起网一家(在世界范围内,FRIENDSTER是第2家宣布同时支持2家标准的).所以,目前应用的水平很低,品种很单一,几个被炒作的很热的游戏还是剽窃抄袭的.真希望我们做2.0的公司们能沉下心来,从ABC做起,能够在未来一年中急起直追,即使赶不上世界最新潮流,至少也不要落后太多,以至于被淘汰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