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11-10

    前几天,美国一个网络业分析家写了篇博客,认为FACEBOOK烧钱过快,收入跟不上,恐怕要在金融海啸的环境下融资。如果融不到,后果是什么他没明说。倒是国内有专家指出,也许FACEBOOK就要死掉。

 

    这在业内算是大新闻了。现在这个人心惶惶的时候,好消息没人信,坏消息人人传。于是这篇博客被及时翻译,上了不少网站的产业新闻显著位置。这篇博客的影响看来不小,连一向低调的FACEBOOK也跑出来澄清。如果只看中文,两个故事完全对不上口,不知道信谁才好。找来英文一看,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广为转载的博客中,作者估计FACEBOOK今年的广告收入才1000万美元。去年它的收入是1亿1千万,实现了全年盈利。怎么今年会掉了90%多?不可思议啊。查了一下原文,作者写的是100 MILLIONS,100个百万也就是一亿美元。看来翻译者的算术没学好,或者一直认为FACEBOOK不可能赚那么多钱,就往少里说了。FACEBOOK出来澄清说,的确广告收入受大环境影响,增长速度减缓。但如果把虚拟礼物的销售等其他收入算在一起,今年的收入预计为3亿美元左右。由于微软和李嘉诚是股东,估计FACEBOOK不会为了口舌之争而乱吹牛的。那么,同去年相比,它的收入增长率就200%。即使按博客作者及其夸张的成本估算,今年FACEBOOK仍然是盈利的,而且利润在数千万美元之谱。考虑到用户量仍然以极高的速度增长,规模已达1亿2千万以上,仅仅第三季度就增加了3千万,明年FACEBOOK的收入应该超过5亿,利润应该过亿。伟大如GOOGLE做完第4年的时候收入多少?3亿美元而已。

 

    无独有偶,在另一篇关于FACEBOOK发展现状的译文里,数字又发生了错误。按照翻译,FACEBOOK如今已经有了28万个开放应用,匪夷所思啊。我2个月前统计的才2万多啊。按这样的发展速度,FACEBOOK岂不是很快就要一统江湖了?一查原文,原来是28 THOUSANTS,二十八个千,也就是2万8千。

 

    所以,无论好事坏事,你夸大10倍来说,别人再按这个被极度夸张地事实(如果还算事实的话)作分析,找结论,那分析结论还能有谱吗?建议各大媒体网站加强审稿。各位地位崇高,你错了不要紧,也许好多投资者就按这错误信息决定投资策略,好多公司就因为你的小小疏忽而壮志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沾襟呢。语不惊人死不休常常是写字为生的人追求的境界,但如果死的不是你自己,就有点不厚道了。

2008-11-05


    奥巴马赢了,世界的领头大哥有了200多年历史上第一个黑人总统。几分钟前我还在看吴稼祥的博客,赌奥巴马赢不了,推理逻辑是典型中国式的。很多没有在市场经济的民主国家长期生活过的人,总是容易低估经济和民意的力量,夸大政治和强势群体的分量。


    股市很给奥巴马面子,全球都暴涨了好几个百分点,美国股市回到万点以上的日子应该不会远了。连中国这个从来不按牌理出牌的股市今天都激动了,上午居然涨了几十点。市场经济也是信心经济,有信心没事也好,没信心没事也坏。


    上个民主党总统克林顿上任也接了个经济烂摊子。因为冷战结束,苏联垮台,美国军费大减,经济一下失去了重要动力。当年我住南加州,正好是军火公司聚集地,那真是哀鸿遍野,人心惶惶。好多公司用顶尖的军用科技拿不到政府的单子,只好大材小用做民用产品。什么卫星导航高速公路啊,星球大战改作电脑游戏啊,诸如此类。不知是不是天意,正好赶上互联网走向商业化,悲剧变喜剧了。连续10年的经济成长和破天荒地连续几年国家财政盈余就在克林顿手里实现了。布什父子大喊冤枉,明明是里根的共和党政府打赢了冷战,结果冷战红利却被民主党捞走了。所以,世事难料,几年河东,几年河西啊。估计这次奥巴马又抄上了,经济不可能再坏了,只能向好的方向走。世无英雄,竖子成名,共和党一定会这么说。

2008-11-03

    离改革开放30周年的正日子越来越近,媒体上相关的资讯也越来越多。昨天南方周末上有两篇文章值得一读。一篇是叶剑英的公子叶选基回忆76-78年改革酝酿期的一些宫闱秘事,读来惊心动魄,才更明白胡适所言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漂亮姑娘的意思。另一篇是周其仁教授关于改革的历史性思考,是在一个会议上的发言,题目叫为什么中国总能摸到石头,是周发言中提出的一个问题。过去20年里我在不同场合听过其仁兄若干次讲演,其观点之深刻,逻辑之周延,语言之生动,让我印象深刻,佩服得紧。我算是网络界里能说的,和他比起来,差距甚远(对网络的看法除外,这方面他是外行,观点不敢苟同)。随便选几句,借题发挥说说对网络业发展的看法。


 


    “改革开放,如果要问从哪里来的,它应该是被逼出来的。这个“逼”,是人类进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


    网络业的成长发展何尝不是被逼出来的?想当初96年的时候,我们这些第1批投身网络界的人,都想着投靠垄断巨头,从电信业边缘处找到机会安身立命。所以,最早成名的公司是亚信,赢海威这样的半通讯,半网络的公司。就连我创立的第1个公司中公网也有邮电部数据局的股份,名字也想沾点国家的仙气(中公=中国计算机公用网络=CHINANET)。结果如何?一旦弄明白了,人家就不带我们玩了。于是只好找垄断看不懂或看不上的东西玩,成就了今天网络增值服务这一行当的辉煌。当然还是有后来者不信邪,继续挖垄断的墙角,希望早晚能分上一瓢羹。前几年有所谓无线增值服务(SP),这两年有所谓网上支付和网络视频。我想除非能熬到改革深化到这些领域那一天,服务开放给民营,否则做这些服务的公司结果不会比赢海威好多少。


 


    “中国不是日本,更不是欧美国家,中国要建设的地方很多,只要经济政策对头,中国不会出现经济衰退。中国衰退的可能性,我大胆地讲,等于零。”


    现在金融风暴刮得厉害,哀鸿遍野。那网络业呢?进来的钱当然会少一些,VC毕竟属于金融业,不可不谨慎。但就产业本身来说,仍然是发展早期, 现有服务普遍质量不高,空白点很多,创新机会很多。只要有一些人有点勇气,有点资源,有点创新,有点埋头苦干的精神,下一波成名的公司一定出自现在不怕风险顶风上的创业小公司之中。7年前网络泡沫破碎的时候,业内形势远比今天严峻,雷正劈在头顶上,其他产业都没事。好多人撤退了,但坚持住的公司中就出现了腾讯,百度这样今天的领军队伍,新浪,搜狐和网易也是在此期间完成了由长期亏损走向赢利的转折。一年后,投资者又回来了。早年步步高的老总段永平就是利用这个时机,以1块多的价格大量买进网易的股票,一年作用翻了几十倍而变身投资家的。中国的网民数量还在高速增长,网络需求还在不断增加,这个基本面没有变也不可能变。所以,我学着周教授也说一句,中国网络业衰退的可能性,我大胆地讲,等于零。


 


    “现在是很好的时候,去看看过去的三十年。“逼迫”本身会产生很大的力量,在中国,只要认真摸,你总会摸到石头,终会走出一条路来。”


10年前做联众游戏的时候,心里不塌实,总想找个部委当靠山,防止黑道白道欺负到头上的时候有个组织依靠。没想到,我们这些旁门左道人家看不上,信产部不管,文化部不管,出版署不管,好容易联络上国家体委,最后还是不管。结果只好无照经营,居然也活下来了。今天你不想让人管还不行了,家家都要管,谁让你挣钱了呢。如果管的力度再大些,估计网络游戏的日子就不好过了。网络媒体也是逼迫成功的。虽然至今民营网站还是没有新闻采访权,但仍然能打出一番天地,品牌上收益上都成功了。各种擦边球打着打着就变成正规球了。如今的2.0尝试也是如此,业外人士看不明白,业内成功人士看不上,参与者只好苦熬苦练,相当一部分人未必坚持得下去。但再过一二年,模式找到了,石头摸到了,故事就又出新版本了。


 


    “我们过去落后,老是要跟着别人走,这是对的,今后也要学别人。但1840年以来,中国向别人学习的问题上,屡屡有错。毛主席讲过,为什么先生老是打学生呢?1840年以后,中国人一直学日本,日本侵略中国;学西方,西方侵略中国。建国以后,我们改革开放也是学啊。我们计划体制学苏联,学来学去把苏联学垮了,后来我们学南斯拉夫,南斯拉夫被我们学得也不行了(众人笑)。后来我们发现,东亚模式好,学日本、学韩国,几乎要达成一致认识时,日本出问题了。然后说,学美国,现在把美国也学出问题了(众人大笑)。”


    网络界作为新兴产业,模仿抄袭和创新改造之间是从业者时时会遇到的挑战。从10几年的历史实践看,从学习模仿开始,然后改造创新是比较可靠的成功道路。简单地剽窃抄袭则没有出路,因为被抄袭者也许自己也不成熟,你还没抄完他就死了或变了的事例比比皆是。


 


    总之,大至一个国家的改革开放,小至一个企业的生存发展,其中还是有些共通的东西可寻,可想,可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