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9-20

所谓新媒体,顾名思义,是媒体之新,不是内容之新。媒体(MEDIA)是平台,内容(CONTENT)是附着在平台之上应用和服务,依靠平台生存和传播。现 在大家对新媒体的兴奋点在多媒体多终端,这不错,因为它的确是新媒体的表面特征。但是,在我看来,即使3-5年之内普遍实现了多媒体多平台的信息传播,也 只能说达到了新媒体发展的初级阶段,决定谁胜谁负的关键不在这里。只要标准和制式统一了,垄断打破了,成本下降了,谁都可以方便地利用多媒体多平台进行信 息服务,大家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新媒体之战谁能脱颖而出?关键在谁能更好地实现所见即所求。

大概在25年前,个人电脑还在幼年时期,人们经常苦恼的是在屏幕上看到的东西和打印机打印出来的不一样。有人提出应该发明一个技术,让人们看见的就是打印得到的,即所谓所见即所得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簡稱WYSIWYG)。这种技术成熟后,使得人们可以在屏幕上直接正确地得到即将打印到纸张上的效果,故也称可视化操作。即使到了今天,网络上还没有真正实现所见即所得,例如使用HTML就不能显示WORD上的效果。

模仿这个说法,我造个概念—-所见即所求(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Want,简称WYSIWYW来说明今天新媒体面临的挑战。假如无论网络媒体还是传统媒体都变成多媒体多终端的新媒体了,从用户的角度看当然是好事,但也伴随着许多烦恼。其中一个最大的烦恼就是如何从热情的信息服务商罗列,展示和发送而来无数文字,图片,语音,音乐和视频中方便简捷地找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随着可看的东西越来越多,形式越来越多样,用户找到自己想看的东西越来越困难,越来越繁琐,越来越找不到。

解决所见即所求的问题,现在有不同的方法,当然最终效果也不同。最原始,最直接的满足用户信息需求的方 法是增加导航条上的栏目数量,加长首页的长度。以我最常用的著名门户网站为例,导航条上栏目数量已经超过了60个,首页已经长达7-8屏,但要比较方便快 捷地找到自己想看的东西仍然是个智力与耐心的挑战。例如,我喜欢看女排新闻,自然首先要点体育频道,下面有个“中国排球”的子频道。真点进去才发现,这不 是此门户自己的排球新闻栏目,而是中国排协的官方网站,一个月也不更新一次。然后你要下拉屏幕,越过无数足球栏目,然后在“综合体育”子栏目下的众多子子 栏目中,发现有排球二字,不小心肯定会错过。终于进了正地方,然后你要等诸多弹出广告视频窗逐一出现你逐一关闭后才能寻找你想看的消息。然后,你会很奇怪地发现,同一条消息会在同一页面上出现2-3次,有的在要闻栏,有的在滚动栏,有的在名目繁多的专栏。想看看网友评论?点了论坛你会进入一个复杂而充满垃圾广告的页面,仔细寻找会发现一个叫“排球谏言堂”的地方,进去才是正地方。仅仅是对排球的这点无关痛痒的业余兴趣,就累我一身汗,这还是业内首屈一指的门户老大啊,其他门户和媒体网站就更等而下之。至于传统媒体转行做的网站就更不堪入目,有的像杂志栏目陈列,有的像报纸头版,有的像电视节目单,最可怕的是以上皆有,混合编队。既没有内在逻辑,也不考虑用户需求,非常接近所见非所求的境界。想想手机屏幕那可怜的尺寸,门户方式更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在所见即所求方向上较大的提升是搜索引擎的发展。用户输入自己感兴趣的关键词,得到与此相关的信息链接,不受网站,导航,栏目层层陷阱的阻碍,一步到位。可惜的是,以我不太精细的体验,国内比较大的商业网站中还没一家的站内搜索达到及格水平,不是支离破碎就是半死不活。这除了因为自身数据库技术和搜索技术差外,也和为了省几个钱,不肯用 第三方专业搜索服务有关。但就算是例如GOOGLE和百度这样的通用搜索就可以达到所见即所求的境界吗?显然不能,因为这种搜索的核心思想是抓共性,抓热 点,而不是抓个性,抓长尾。按关键词排列的信息是千人一面,按多数网站和用户的链接地位和点击行为顺序排列。所以,无论这样的搜索再如何精细下去(按 GOOGLE自己的说法,它的搜索模型已经有6万多个变量了),或者做什么整合搜索或者框计算,都不会达到结果个人化和个性化的程度。即使是把个性搜索行为考虑进去,效果也不会好多少,因为搜索行为只占用户网络行为很少的一部分。

在解决所见即所求难题方 面,真正有希望的方向在WEB2.0的发展上。我过去多次讨论过这个题目,这里就不多说什么了。不管有人信,有人不信,但产业的前进方向和我预计的差不 多。就以TWITTER类的即时信息传播和互动服务为例,如果把它算做新的媒体形式的话,今后一二年会怎么演变呢?假 如它把信息搜索和RSS订阅整合进来呢?假如它的开放平台吸引了足够多的网络媒体作为第三方应用呢?假如它的平台进一步深度开发,可以整理,判别和定位用 户的信息消费行为模式呢?那么它就不仅可以让用户记录自己随时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不仅可以让用户间实时互动,不仅可以让信息热点(名人和企业)进行信息 广播,它还可以让用户比较精准简单地获取所需信息,还可以让用户间互相推荐信息,还可以自动形成信息热点。而这一切都是基于真实化,个人化和个性化的平台之上,减少了从信息汪洋中的逐步筛选所需信息的繁琐过程,极大地提高信息获取和信息交换的效率。当然,从我个人的立场出发,实现这些愿景从FACEBOOK类平台起步成功的可能更大些,速度更快些。但即使是从TWITTER类平台出发,也有殊途同归的机会。对传统媒体开始向新媒体转变而言,既然已经来晚了,最好就不必再重复门户的路数,那已经有十年旧了,正在走向衰亡,何不直接从网络业最新发展水平切入,将信息传播与WEB2.0平台紧密衔接起来,事半功倍呢?新型MP3音乐服务已经把过去唱片业整碟销售的模式逐渐改造成单曲销售模式,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用户对新闻资讯的消费也会不再在乎从哪个网站获取,而只关心自己感兴趣的单篇资讯本身。对网络媒体开始向WEB2.0转型而言,既然已经知道方向了,最好就不要一个个地做些孤零零的产品和服务,何不直接打通各个服务,再把旧有的1.0服务逐步融入呢?做平台总比做应用的前景广阔些,让别人成为自己平台的应用总比成为别人平台的应用安全些。

在走向新媒体的努力中, 是否有意识地追求所见即所求的境界,一天两天肯定看不出差别,一年两年可能也可以嘴硬死抗,但三五年下去,绝对会有高下之分的。即使是现在的市场竞争中已 经可以看出,哪些网络媒体成长的快些,哪些具备持续成长力,哪些只是聊备一格,哪些是新瓶装旧酒,味道没什么变化。

2009-09-11

最近一年来,有几个网站成长比较快,影响力在增长,大的例如凤凰网ALEXA上中国排名第26,中的例如环球网(第68,小的例如财经网(第476这三个网站的共性是他们都是以传统媒体为依托在网络上发展的,凤凰有电视和出版,环球是报纸,财经是杂志,都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这对我们网络业是好事,多了传统媒体的同盟军;这同时也是个挑战,没有原创和独家内容的网络媒体日子不好过了。但是,过去一年左右的快速成长也许会给这几个网站的运营者一个错觉,以为自己已经是新媒体的领先者了,已经懂得新媒体的玩法了。在我看来,因为一些传统媒体在网络高速发展的时代迟疑不决,动手晚了,所以当刚加入进来后,获得一批原有用户的响应的理所当然的。但是,当这批用户网络化了之后,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获得现在的用户量只是补课及格,不是扩展成功。按过去十几年的经验,这些网站恐怕都会进入一个慢成长或不成长的时期。原因在于仅仅实现了多媒体和多平台还不是新媒体的实现,而只是走向新媒体的开始,还需要找到新媒体的根本推动力何在。

 

              前些日子去“财经”杂志的网站交流。因为过去在和讯的时候大家是间接同事,又经常被他们采访,所以算是熟人,说话就随意些。“财经”是本好刊物,记者编辑队伍绝对国内一流,我是从创刊号就开始读起的10年以上的忠实读者了。本想给出点主意,介绍点业内发展趋势,没想到人家不想听这些,反而津津乐道自己是100%原创,是精神贵族,是用网络的而不是做网络的。这就问题严重了。如果说原创是网站成长的动力,那么今天领先的公司就不该是GOOGLE, FACEBOOK,百度,腾讯,而是时代华纳,纽约时报,迪斯尼。如果说只是把原来在纸张,收音机和电视机上发布的内容挪到网络上来就算新媒体了,那还有谁不是新媒体呢?如果说马马虎虎建个网站运行就算是用网络的,那和在FACEBOOKTWITTER上开个户头有多大区别呢?

 

              去年有本在传媒业比较知名的书,是纽约大学一个教授波兹曼写的“娱乐至死”。书名吓人,内容严肃,讨论的是媒体形式的演变如何影响内容的变化与传播,进而影响社会的发展。虽然作者主要是讨论美国从印刷时代到电视时代的事情,但其中的道理是可以拿来讨论从电视时代到网络时代甚至新媒体时代的。其中作者立论的核心就两句话,一句是“媒体即信息”,一句是“形式决定内容”。有兴趣往新媒体发展的朋友不妨找这本书来翻看一下,如果太忙,只看前两章就行,主要道理都在那里。往简单庸俗里说,这两句话的含义就是当一种新兴媒体出现的时候,对从传统媒体向新兴媒体转移的人来说,真正的挑战不在说什么,而在怎么说,怎么说就是说什么的一部分在一种媒体上行之有效的内容表达和传播方式,在另一种媒体上往往就行不通。习惯于一种媒体表达方式的人,往往很难适应另一种媒体上的表达方式。

 

              我们今天所说的新媒体应该还在初期成长阶段,还在探索和试错的过程中,至少还需要35年时间才会有比较稳定的形态出现。市面上有很多关于这个主题的文章或著作,但因为新媒体自身的不成熟,相关的讨论也就不深入,不全面,不成熟。但至少有几点是值得注意的:

 

  1. 新媒体不是和传统媒体并列的另一种媒体,而是对传统媒体的吸收,整合,改造和取代。和流行的看法不同,我不认为一个公司拥有报刊,电视和网络资产就可以简单称为新媒体,也不认为三网合一,一体三屏就解决了新媒体发展的根本问题。
  2. 新媒体因为其新,所以还没有公认的确切名称。在历史上,文字对口语是新媒体,纸张对龟壳,青铜和竹子是新媒体,电视对报刊是新媒体,网络对电视是新媒体。所以,我们今天谈论的新媒体,过些年很可能就被定名为网络媒体,因为又有新新媒体出现了。在7-8年前,因为网络技术,带宽和成本方面的不成熟,所以形成了所谓报刊+手机+电视+网络=新媒体的说法。但今天网络的发展已经可以基本上承担其他媒体的功能和特色,一统天下了。架构在互联网上的PC+手机+电视+电子书是一个整体,成为新媒体的平台系列,完成在各种环境下信息发送的任务。
  3. 既然新媒体就是网络媒体(也许要几年才能完全等同),那么其他传统媒体在新媒体中就要符合网络媒体的特性,例如即时性,个人化,个性化和互动性。原创和独家仍然很重要,但同等重要甚至更重要的是多媒体信息的无缝连接,相关信息的有机联系,寻找和使用信息的方面快捷,信息相关者的交流互动,等等。

 

所以,对一个传统媒体而言,在逐渐成为一个新媒体之前,首先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网络媒体,达到甚至超过网络媒体的平均水平。例如,网站反应速度不能太慢,网站结构和页面布局不能带有浓重的传统媒体痕迹,栏目设置简明有序层次分明,有完整和深度的内容数据库,站内搜索有效快速,等等。说句得罪人的话,在这些方面,前面提到的几个网站还有好多基本功要补,很多功课要做。不过,观念上的转变是第一位的,想不清楚就一定做不明白。

2009-09-02

新媒体不是谁发明的,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市场的需求应运而生,被专家们归纳中介出来的。新媒体的发展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条件就是要有足够好,足够便宜,足够方便的用户使用终端系列上市。现在看上去,四大终端系列将支持新媒体的成长壮大:

 

个人计算机—-包括台式机,笔记本和上网本。在所有可能的新媒体终端里,个人电脑始终是主力终端和进化的原始驱动力,其根本原因在于它的软件化和网络化走在了其他类型终端的前面。就以今天个人电脑的平均水平看,已经可以在可以接受的程度上同时实现了语音通讯,资讯流通和视频播放的功能。在不很严格的意义上,个人电脑已经可以取代手机和电视的功能,具备了新媒体所需要的基本条件。

 

手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手机一直保持着原始状态,即为完成人与人之间的语音通讯而存在。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侵入,通讯界不得不奋起应战。以IPHONE的问世为分水岭,手机已经走上了电脑化,多媒体化和网络化的归路,正在以极高的速度向新媒体终端的方向演进。IPHONE与联通的合作和移动发布OPHONE平台为标志,通讯业已经开始了实质性的改变。在不远的将来,通讯业和网络业合二为一的局面一定会出现。又是一轮淘汰,又是一番商机。

 

电视机—-在中国,除了部分网虫时不时地把电视作为显示屏幕,拿来看网络下载的影视外,电视机到目前为止仍然是标准的古董,和被发明时的作用一样,播放一些特定电视节目运营商广播的视频节目。不管是从黑白到彩色,从模拟到数字,电视业始终是一个自我封闭,固步自封的领地。但是,这种以不变应万变的局面还是在浪高过一浪的新媒体发展浪潮中开始崩溃。在欧美国家,电脑化,多媒体化和网络化的新型电视机—-网络电视已经开始成为主流机种。在中国,虽然有既得利益群体的高压阻挡,但面对时代潮流的冲击,电视业最终恐怕还得顺应潮流,参与变局。否则,非常有可能成为望洋兴叹的旁观者,被淘汰出局。

 

电子书—-在严格意义上,电子书和音乐播放器一样,都是专用电脑的一种。但考虑到书刊市场的深远与广大,人们读书习惯的悠久与顽强,电子书作为新媒体的一个独立终端还是够格的。作为最新出现的新媒体终端,现在连名称都尚未统一,有叫电子书浏览器的,有叫电纸书的,但意思都差不多,就是书刊抛弃纸投靠网络。和美国由网络书店的巨头亚马逊研发推广电子书不同,中国的网络公司不管多有钱,多有基础,多么难以找到新的商业模式,好像也没有对此感兴趣的(也许有我不知道的秘密战略?但愿如此),最多弄弄什么输入法,浏览器之类的小玩意,而没有意识到占领硬件终端对用户和市场的垄断意义,而在中国能让民营公司涉足的这类集硬件,软件和服务于一身的领域并不多。结果现在好像只有汉王一家在做这东西,而它还不是个善于经营内容服务的网络公司。如果市面上能有几款新浪电子书起点电子书或者当当电子书出现岂不是更合理些?

 

              新媒体硬件终端之战已经开局了,电脑遥遥领先,手机急起直追,电视半推半就地跟进,子书静静地从地平线浮起。要不了多久,一张统一的网络,一套通用的标准,一系列适合各种需求的信息终端,一种适合用户使用习惯的服务平台,一个新兴的新媒体产业和商业模式都将逐渐成熟。电脑,手机,电视这些古老的名称都将失去其本来的意义,而变成各种桌面式信息终端,移动式信息终端和悬挂式信息终端。业内战争也不会再去纠缠什么你是做网络的,我是做通讯的,他是做电视的,大家将共同转入新媒体服务平台的创新和新媒体商业模式的竞争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