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11-23

  上周,CNNIC发布了今年7月所做的有关中国社交网站的调查报告(http://www.cnnic.net.cn/html/Dir/2009/11/11/5721.htm)。这是我在这个主题上见到的第一份调查方法比较严谨,有观点有内容,相对中立权威的报告,认为值得向业内朋友推荐。但是,由于这份报告分析比较简单,概念上也有一些不清楚的地方,所以只能简单谈谈一点印象,无法进行深入解读。

 

印象之一:网络社交正在成为网民的主要需求之一

 

   据报告,中国使用网络社交服务的网民达到1.2亿,大约占全体网民的三分之一。在这些网民中,一半以上在20-29岁之间,6成学历在大专以上,学生占了一半,白领占了4成。从人口特征看,这很像6-7年前的网民总人口的分布,说明网络社交服务是个新兴的服务领域,正在高速成长过程当中。按我的保守估计,网络社交普及率一年后可以达到50%,两年后可能达到66%。
   网民获知社交网站的主要途径是朋友介绍,其比例高达四分之三,可见网络社交的社会关系网特性十分突出。网民在网络社交中的朋友也是四分之三为现实社会中的朋友,可见网络社交的真实性也十分突出。
   在这1.2亿网民中,三分之一是重度用户,每天至少访问一次社交网站。四分之一是中度用户,隔几天访问一次。4成是轻度用户,最多每周访问一次。一个令我惊讶的数字是居然有4成用户平均每天在社交网站上厮混一小时以上。

 

印象之二:网络社交服务平台尚无领先者

   从网络社交服务提供商的角度看,由于这类服务正在转型中,相对比较新,所以品牌忠实度和全面满足用户需求的能力都较低,所以尚无明显的绝对的领先者。在1.2亿用户中,每人同时拥有近3个社交平台的账户。用户规模排在前5名的QQ校友录、校内网、新浪空间、51.com和开心网,最多的有一半网民使用,最少的只有四分之一,而4成网民是在使用排名前十以外的社交网站。而且像校友录这样的垂直社交服务,存在10年以上了,很难成为全面网络社交的平台,即使人多也没什么意思。所以,在网络社交服务领域,市场相对分散,中国现在还没有像FACEBOOK这样的三分天下有其二的霸主,竞争才刚刚开始。

 

印象之三:网络社交服务走向全面化

   网络社交是个笼统地概念,需要各种具体行为来表现。从CNNIC报告看,社交的方式与内容正在不断丰富与分散化,体现出全面社交,深度社交的趋势。给朋友留言,相册和博客是网民使用最多的社交方式,占1.2亿网民的40-50%。查看朋友动态,听音乐和玩游戏是第二层次的社交形式,占网民总数的25-29%。其他诸如视频分享,评论,投票,群组活动,资讯分享等等都有一定比例的人在用(7-18%)。由此可见,网络社交正在从早期的单一功能服务走向综合,全面,深入的平台服务阶段。

 

印象之四:Web2.0平台仍然遥遥无期

    现在这个时候进行网络社交研究,也许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任务,因为它正处于高速变动发展过程中,很难界定和概括得很清楚。例如,什么算是网络社交网站?报告开头有个说明,但看上去更像是个描述而不是定义,所以就出现了说是研究社交网站却把QQ校友录和新浪空间也算进去的矛盾。我想至少应该把具备独立域名作为社交网站的条件之一,否则难免会出现把新浪和腾讯这样的门户称为社交服务网站的困惑。
   其实,这样的概念界定困难正反映了我们业内发展的问题。如果只是笼统讨论网络社交服务,那么这种服务至少有十年以上的历史了。凡是试图正经运营的网站,多少都会有些网络社交服务的功能存在,其边界很难划定。划得太宽泛,研究无从着手,大而无当,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划得太狭窄,合格的又没几个,体现不了问题的重要性。这里隐含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网络社交或者SNS与WEB2.0二者之间的关系问题。一方面,WEB2.0的确是从SNS发源起步的,至今WEB2.0平台上社交仍然是主要的服务之一;另一方面,以FACEBOOK为代表的WEB2.0平台早已突破了社交或SNS的概念,一步步演变成了全面网络生活的平台。真实性(包括个人的真实和关系的真实),开放性(例如FACEBOOK PLATFORM)和统一性(例如FACEBOOK CONNECT)这三大特征支撑着WEB2.0概念,早已不能用社交或SNS来说明了。到年底,FACEBOOK就是世界上第二大网站,拥有3.5亿用户并且仍然处于高速增长之中,在全球几十个国家居于最大网站之一的地位。在它的开放平台上,已经拥有数以十万计的应用,涵盖了一切互联网应用领域。它已经与1.5万个网站相互连接,整合了网民在整个网络世界的生活轨迹。虽然在多数外行看来,FACEBOOK只是一个社交网站,但它又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视频网站,第二大内容生产网站,正在尝试变成重要的网络娱乐游戏,网上交易和商务支付网站。。。这一切是不能仅仅用网络社交这个简单概念来说明,而必须回归到WEB2.0的概念上才能有效把握。
   但是,令我们业内尴尬的是,按真实,开放和统一的标准来衡量中国的社交网站,很难找到一个是真正属于WEB2.0的产物(也许人人网可以算半个),多数还是早期网络社交简单服务的堆砌组合,或者是WEB1.0时代门户服务的一个组成部分,或者是所谓深刻体验中国国情的恶搞式社交游戏服务。所以也难怪CNNIC的专家们采取了网络社交是个筐,什么都往里面装的办法来介绍这个混杂的事物。整体来看,中国在网络社交服务领域,水平落后美国两年以上。如果按我理解的WEB2.0标准看,中国应该算是尚未入门呢。
    CNNIC的这份报告是个好东西,至少告诉我们网络社交存在巨大的需求和潜在的商机,值得像对待网络媒体,商务和娱乐一样去开发这个金矿。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应该继续因陋就简,沿袭过去的老套路去打拼,还是应该学习创新,争取颠覆现有格局?是就网络社交而网络社交,还是因势利导,在满足网络社交需求的同时,开辟互联网的新一代服务平台?一说到FACEBOOK,很多人还是习惯说没商业模式,不赚钱,所以不能学。现在FACEBOOK已经赚钱了,商业模式越来越丰富饱满,还没上市就已经在三级市场上身价百亿美元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投资界人士认为,一旦它在未来18个月上市,将变成第二个GOOGLE.这对想学FACEBOOK的人是个好消息,但坏消息是现在才学门槛已经很高了,不是简单抄袭就能学会的了。幸亏FACEBOOK被挡在墙外了,给了我们一些额外的时间去补课。不然,希望享受网络社交服务的中国网民,要么只能继续忍受那些过时的服务,要么只能使用外国的服务了。

2009-11-11

这两天女星姚晨在新浪微博上的粉丝数量超过了男星开复李,引起了一轮调侃。老榕拼命挑逗姚晨,想借女星的光芒增加自己的粉丝数量,介入混战的还有黄健翔,王小山等力争在粉丝数量排行榜上力争上游的各种星们。暗含的寓意很清楚:粉丝的数量越多,网络世界的影响力越大。果然如此吗?不一定。

假如有两位微博博主A和B,A有一百个粉丝,B有一千个粉丝。如果一个广告主要投一百元钱一天的广告,只能投给其中的一个人,该投给谁?如果简单按粉丝数量等于影响力的假设,当然应该投给B,同样的钱前者只有100人能看到,后者却有1000人能看到。如果这位广告主有些网络运营的经验和社会网络分析(SOCIAL NETWORK ANALYSIS)的基础知识,那么他会在决定前再向新浪索取如下补充信息:

A和B的粉丝群各自平均的粉丝数量是多少?假如A的粉丝的粉丝平均数量是100,而B的粉丝的粉丝平均数量是5,那么在新浪微博平台上能够看到A的微博的人数是10,100 (N=100+100*100),而能够看到B的微博的人数是6,000(N=1000+1000*5)。由于A的信息显示在其粉丝的空间里,A的直接粉丝虽然只有B的十分之一,但间接粉丝却比B多了4100位。如果广告是以微博的形式出现,那么投给A将获得10,101次展示,而投给B只能获得6001次展示。所以,如果只按直接粉丝数量决定广告投向,那该投给B,如果再考虑到间接粉丝数量,那就该投给A。

A和B的粉丝群和粉丝的粉丝群访问微博的时间间隔平均是多长?假如A的粉丝平均每2天访问一次,那么广告有效展示给粉丝的机会只有5050次;而B的粉丝平均每天访问一次,广告展示机会仍然是6001次。考虑了这个新变量,广告显然应该投给B。

A和B与他们的粉丝之间,粉丝与粉丝的粉丝之间各自的互动性如何? 假如A的粉丝平均每天对A的微博发表100条评论,A选择性回帖50条; B的粉丝平均每天发50条评论,B回帖10条;那么可以说A与粉丝的互动性大于B,而互动性是影响力的一种表现形式,这样广告也许该投给A.

A和B各自的粉丝之间相互关注度如何? 假如A的100位粉丝间都是互相关注的,那么在这个社会网络中信息传播形成死循环的机会比较大; B的1000位粉丝间只有100位是互相关注的,那么在这个社会网络中信息传播形成放射性发散的机会比较大. 这样看来广告好像又应该投给B.

以上四个因素涉及了社会网络分析中中心度,连接性,重复度和网络强度等基本概念.每多考虑一个因素,结论就会变化一次.如果再考虑到这四个因素之间的关系,就可以建立一个分析模型.这还只是为了说明问题给了一个极度简化了的例子,如果广告额不是一百元而是一百万,广告代理商又是比较尽职而不是糊弄的话,这个模型还应该至少再多考虑五个因素.有人喜欢把这样的工作叫做数据挖掘,其实不是,这些事情在做产品设计,后台管理和商业模式建设时就该提前想到.

回到本文主题,粉丝数量多就意味着影响力大吗?不一定.准确的答案需要方方面面的分析,而且答案因平台不同,人不同,主题不同而异.在现实社会里,谁都知道认识一个有100个朋友的人比认识10个只有一个朋友的人好,平等互动比一方主动一方被动好,朋友五湖四海比清一色好,那么在网络世界里也一样,因为它不过是现实世界的映射而已.

2009-11-03

新京报这周的新知周刊上介绍了生物学的一个新发现(http://finance.bjnews.com.cn/2009/1101/15561.shtml)。早期的低等动物多为无性繁殖,今天的高等动物多为有性繁殖。那么动物界是怎样从无性繁殖进化到有性繁殖的呢?或者说,性行为是从哪里来的呢?三位美国科学家从一种新西兰泥螺身上找到了答案。

“科学家们一直试图了解“性行为”究竟是如何起源的。相对于有性生殖,无性生殖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不用找对象交配,省了能量又减少了危险;只有雌性没有雄性,全体都能生育;子女基因除突变因素之外全部是自己的,没有“像爸还是像妈”的问题。那么,有性生殖的好处是什么呢?科学家们推测有性生殖可以混和父母双方的基因,这样生下的每个子女的基因型都是不同的,有利于适应更多变的环境。无性繁殖产生“随大流”的基因型,而有性繁殖产生“有个性”的基因型。对于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来说,“有个性”比“随大流”要好。但是,有性生殖的这个很“有战略眼光”的优点能抵消无性生殖的优势吗?为什么有性生殖在生物的生存竞争中最终占据优势,以至于现在地球上绝大多数真核生物都是采取有性生殖呢?为解决这个问题,有科学家提出了“红色皇后”理论。”

““红色皇后”理论的名字取自英国作家、数学家卡洛尔所著的儿童文学名著《爱丽丝镜中世界奇遇记》。这本书是《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的后续之作。在这本书里,有一枚国际象棋棋子“红色皇后”。她带着爱丽丝一阵疯跑,看起来是不断前进,其实却一直停留在原地。“红色皇后”理论与书中人物的经历很相似:生物群体长期经受寄生生物的压力,两者不断“赛跑”。正是这种压力抵消了无性生殖的优势,让有性生殖占了上风。”

新西兰泥螺是少见的无性繁殖和有性繁殖并存的一种动物,三位科学家通过一系列实验找到了其中的原因。原来泥螺有一种天敌寄生虫,附在泥螺身上靠吞噬泥螺的养分为生。在深水里泥螺无性繁殖多,因为深水区寄生虫少,只要多生就能战胜它。而在浅水区寄生虫多,光靠无性多生是不行的。于是泥螺发生变异,靠异性泥螺相交生成抵抗寄生虫能力强的新生代。“实验证实了之前的假设:无性生殖有繁殖快的优势,如果没有寄生虫的威胁,世界将是无性生殖的天下;但在有寄生虫共同演化的环境中,有性生殖会显示出它的优势。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个入侵物种,新西兰泥螺在欧洲和美国泛滥成灾。它们一年可产下230个小螺。在欧洲的苏黎世湖,仅仅用了7年时间,新西兰泥螺的密度达到每平方米80万个!因为在欧美没有遇到特定的寄生虫,在这里,所有新西兰泥螺都是无性生殖的!”

简单一句话,无性繁殖是子女对母亲的克隆,没有变异和进化;而有性繁殖是子女分别接受父母的基因,因而产生变异和进化。所以,有性繁殖更能适应一个要与其他物种共同进化,生存竞争的环境。只有当一个物种同其他物种保持同等的进化速度,物种间的平衡才能保持,否则,进化慢就意味着死亡。

这种演化生物学的逻辑用在猎豹和羚羊的关系上显示得十分清楚。猎豹为了追上羚羊,跑的快的有肉吃,跑的慢的被淘汰。羚羊为了逃避猎豹追捕,跑的快的保命,跑的慢的送命。一代代遗传进化下来,现在的猎豹比祖先跑得快多了,现在的羚羊也比祖先跑得快多了。但是,现在的猎豹并不比过去肉吃的多,而现在的羚羊也不比过去生存机会大。动物界食物链上的恐怖平衡依然不变。这就是所谓“红色皇后”理论—-你能跑多快就跑多快,这样才能保持在原地不动。天不变,道亦不变,除非你换个玩法。这已经被学者们引入对社会现象的分析,例如军备竞赛。我们也不妨拿来看看网络业的进化过程。

直到今天,我们网络业的成功者之所以成功,主要长期享受着双重优势。一是先发优势,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一是用户市场高速成长的优势,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所以,大多数成功者采用了无性繁殖战略,管理团队基本不动,组织框架基本不变,服务模式基本不改,XX文化,XX人的克隆式成长战略俯拾皆是。一些公司的队伍扩大了若干倍,收入增加了若干倍,但市场份额基本保持不变,甚至有所下降。这当然有道理,处于深水区,寄生虫少,繁殖能力高,简单扩大规模加精耕细作就可以称王称霸。但是,事情正在起变化。无论在品牌广告市场,还是在网络游戏市场,收入增长趋势正在减缓,竞争对手正在增多,管理和寻租力度正在增强。深水区人满为患,浅水区寄生虫多。过去享受的双重优势力道越来越小,甚至荡然无存。先发优势形成了固定不变的思维模式,面对网络业的创新,或者视而不见,麻木不仁;或者有心无力,无法冲破过去赖以为生的模式制约。过去的深水区如今变成了浅水区,寄生虫大大增加,而抵抗力却没有相应增加。这样的公司再不变异,不采用有性繁殖也许就会风光不再。

(附注:有兴趣的读者不妨到当当买“红色皇后”和“先天与后天”两本书看看,作者都是英国科普作家里德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