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11-18

互联网从诞生之日起,通讯(communication)就是其主要任务和功能之一。如果从更广义的角度看,说通讯是互联网的唯一任务与功能也不为过,因为所有其他服务都是从通讯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没有相关信息的传递和交换,任何网络服务都无从谈起。相对于网络通讯服务而言,其他都是增值服务。业内公认的所谓早期三大互联网杀手级应用—-电子邮件,即时通讯和搜索引擎中两个是通讯类的。电子邮件几十年基本保持原始创新时的形态,直到2003年谷歌推出大容量邮件算是一次重大改进。即时通讯十几年来原型未改,腾讯算是一个不断渐进完善的运营者。近两年,网络通讯服务出现了两个新形式,一个是FACEBOOK的消息推送(newsfeed),一个是TWITTER的话语广播。在互联网服务与传统电信服务之间,还有一些类似短信和彩信这样的过渡性网络通讯服务形式,也可算作一种。这五大类新型通讯服务相互之间基本保持独立,各自形成了独立的产业链和价值链,养活着不少公司。

这种持续了十几年的格局终于到了重组的时刻,也为许多公司提供了创新发展的机遇。近日在美国举行的每年一届WEB2.0大会上,FACEBOOK郑重宣布推出自己的电子邮件服务 http://tech.sina.com.cn/i/2010-11-16/072…)。在发布会上,公司创始人扎克伯格声明他推出的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电子邮件服务,而是一个创新的体系。用户可以通过注册一个以@facebook.com结尾的帐号来使用,这一点很像传统的电子邮件服务,但也仅此而已。同传统电子邮件服务相比,新型的电子邮件服务更具有“无缝连接、非正式、即时送达、私人化、简短、小巧”等特点。按我的理解,“无缝连接”指的是电邮服务是整个FACEBOOK平台服务有机组成部分,而不是一个孤零零的东西。“非正式”指的是用户间的邮件往来也是对话互动的一部分,是消息推送服务的一种。“即时送达”打破了过去即时通讯和电子邮件(延时通讯)的界限,把电子邮件即时通讯化了。“私人化”既保护了用户隐私,又防止了垃圾邮件的入侵,而要实现这一点就要依赖FACEBOOK平台上真实的人际关系和隐私的设定,以及对用户行为模式的智能化判别能力。“简短”就是去除正规信件的繁琐格式,信件口语化。“小巧”就是去客户端化,去软件化,使电邮服务变得更接近正宗的互联网服务。

扎克伯格没有说出口,但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的潜台词是:FACEBOOK要出面重组和创新网络通讯服务了。这个系统虽然刚推出,但用不了一年,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完整的新一代网络通讯服务系统的形成。在这个崭新的体系中,什么电子邮件,什么即时通讯,什么消息推送,什么一对多广播,统统都是一回事,是一个体系中的各种功能。即便是依托电话号码传递的短信彩信服务,在互联网强势入侵手机终端的今天,被整合,被融合也是指日可待的事。也许类似GMAIL, QQ, TWITTER之类的服务还会生存一段时日,但随着新型网络通讯体系的成熟与壮大,它们会日渐蜕变为这个体系下面专门化的应用。

这个新型网络通讯体系是网络业整合式创新的范例。如果考虑到FACEBOOK用户世界第一的江湖地位,考虑到它依然保持用户量的高速增长和收入进入高速成长期的态势,考虑到WEB2.0取代传统网络服务模式成为主流的历史时刻即将到来,这个远未成熟的东西很快变成业内事实标准的可能性极大,就像它的开放平台架构一样,花两三年的时间就成为产业主流趋势。也许有人在暗暗庆幸FACEBOOK被挡在墙外给了中国网络业喘息之机,但这时机是给用来你痛定思痛,亡羊补牢的,不是用来急功近利,瞎拼乱打的。过去的三年FACEBOOK并没有进入中国,但这没有换来一个或若干个中国的WEB2.0平台。谁能保证未来三年FACEBOOK继续被挡在墙外,就能换来一个或若干个中国的新型网络通讯体系呢?更大的可能也许是中国互联网从落后世界潮流3-5年变成5-7年。中国近现代史上落后挨打,几乎亡 国,坐井观天,闭关自守的封闭心态也许算不上首要原因,但一定是主要原因之一。但愿网络业能够从中吸取足够的教训。

假如有些中国公司愿意参与网络通讯服务的重组和创新,哪些公司机会大一些呢?一种是那些已经在网络通讯服务上占有领先地位的公司,例如腾讯(即时通讯和电邮),新浪(微博, 即时通讯和电邮)和网易(电邮)。毕竟这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创新,FACEBOOK只投入了15位工程师干了一年,这些拥有品牌,用户和庞大资源的公司都能干。但真正的挑战在于如何补上建设WEB2.0平台这一课,因为这个新型网络通讯体系仅仅是FACEBOOK整个平台一个部分。没有这样一个平台垫底,这个体系十成功力要减去七八。好在最近有些公司仿佛开始动作了,例如腾讯开始谈开放QQ了,新浪着手微博平台化了。虽然这和我心目中的WEB2.0还不是一回事,但毕竟大方向正确。另一种是那些依托电信运营商从事网络通讯服务的专业公司,例如几个在创业板上辉煌了一把的公司。如果不拼这一仗,那就意味着拱手让出手机终端的未来网络通讯服务主动权,而这很可能是致命的。对这些公司而言,真正的挑战在于如何从过去的系统集成和服务运营商业模式转变为互联网的增值服务模式,并在公司机制,战略,队伍,开发能力上向互联网企业靠拢。从以往的历史看,胜算不大。

总之,网络通讯服务的重组和创新开始了,一个搅动产业格局的中等机会出现了。乱世出英雄,所有公司都有机会,即使过去在这方面没有积累也未必一定是坏事。换个角度看,积累也是包袱,无债一身轻。关键在心态,在思考水平,在动手能力。但无论如何,参与创新,无论成败也比抄袭,拆烂污,打群架有意思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