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03-15

近来,创新一词在媒体上见广度颇高。从中央政府到学术界再到企业界,号召创新的,号令创新的,号称创新的比比皆是。网络业作为新兴高科技产业当然不能落后,创新大旗四处飘,甚至出现了一个全新的概念—-微创新。我是网络业内鼓吹创新比较卖力的一个,写过不少篇博客讨论创新问题。但是,我心目中的创新和今天市面上说的创新或中国特色的微创新未必是一回事。

差不多一百年前,经济学大师熊彼特在1912年提出了他的创新理论,并在其后几十年间不断完善补充。今天,关于创新已经成了一个热门课题,各种说法很多,但大致都是对熊彼特创新理论的精细化和现代化。熊彼特是一位关注社会与经济发展变迁的宏观经济学家,所以对创新的定义也比较抽象。他认为创新是一个生产要素重新组合,经过生产经营体系创造利润的过程。从微观层面看,创新有五种途径,也就是产品创新、技术创新、市场创新、资源配置创新和制度创新。我们可以用熊彼特的创新分类法看看近年来网络业的创新范例。在产品创新方面,FACEBOOK和苹果的IPHONE和IPAD是杀伤力最大的产品创新。在技术创新上,谷歌的搜索模型堪称典范。在市场创新上,雅虎的展示广告,EBAY的C2C模式,亚马逊的B2C模式,谷歌的ADSENSE都是全新市场开拓的范例。在资源配置创新上,FACEBOOK的SOCIAL GRAPH模式正在显示出巨大的威力。在制度创新上,FACEBOOK和苹果的开放平台与第三方应用重新定义了网络业的产业链,成为产业的上游。

在熊彼特眼中,不是什么新东西都可以称之为创新的,只有具备了相当特质的新事物才是创新。首先,创新是原创,不是可以买到或从外部输入的,而是一个经济体系或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内在内生的。其次,创新是一种革命,具有突发性和间断性的特征,而不是对旧玩艺的修修补补或改头换面。第三,创新是对旧事物的取代和毁灭,既可以用新东西替代旧东西,也可以用一批新人替代旧人。这种取代与毁灭既可以发生在一个企业内部,也可以发生在企业之间。第四,创新必须创造新的价值。一个发明算不得创新,一个专利算不得创新,一个新方法算不得创新。只有当人们对这些发明,专利和方法加以使用并最终产生了新增利润,这个完整的过程才能称之为创新。

正因为创新被规定得如此伟大,如此艰难,熊彼特才把创新视为社会变革和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无论一个国家还是一个企业,都可能因为人口和用户的增加或资本的增加产生经济的增长(GROWTH),但增长只是量的变化,没有质的变化,不能称之为经济发展(DEVELOPMENT)。只有创新才能带来一个经济体系或企业真正的壮大和质变,带来持久的生命力,带来可持续和巨大的超额利润。在国家层面上,创新差不多等于我们常说的改革开放;在企业层面上,创新意味着换一个全新的玩法。

熊彼特提出创新的概念,有着清楚,深刻和丰富的内涵。经过一个世纪的发展,创新学说已经约定俗成,有了确切的界定和内容,不是任何人灵机一动,就可以随意重新定义,扩展和扭曲的。当然,和许多世界文明中重要的概念和学说一样,当他们被引入的时候就被中国特色了。业内提出微创新这一概念,从积极的一面看,我理解是想破除年轻人和企业对创新的畏难情绪,鼓励人们参与创新活动。更深一点说,创新在一开始未必一定那么完整,那么轰轰烈烈,那么势不可挡,更可能是从一点一滴开始,逐步扩展完善。但如果真是这个意思,那以熊彼特为代表的创新学说中已经完全阐明了,没必要生造新概念。但是,以我喜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习惯,我非常怀疑网络业的一些人就像前一段把平台和开放的概念庸俗化一样,正在把创新庸俗化,阉割,抽空和歪曲这一概念的真实含义。至今还没有看到一个对微创新概念的严格明确的定义,但从众多的描述看,什么产品改良,本地化经验,商业技巧,市场诡计,等等,都被形容成中国仅有,外国全无的微创新(也有叫应用创新的)。于是,创新成了一个筐,什么都往里面装。无限放大创新的概念,好像人人可以做创新,事事可以成创新,只要能够招揽用户,获取收入都算创新。按照如此逻辑推下去,那世上也就无所谓创新了。

创新当然可以从微小的地方开始,从一点一滴入手,从量变到质变。但是,正如熊彼特在嘲笑那些庸俗创新论的倡导者们时所说,把许多马车串起来也永远不等于火车。创新是企业家(entrepreneur)的使命,而不是寻常商人(businessman)或职业经理人(manager)所能问津的。无论一个创新在开始的时候在力量上多么微小,稚嫩,脆弱,在形式上多么幼稚,简单,不完善,但其核心理念,创意和逻辑一定是革命性的,摧毁性的,颠覆性的。看看谷歌,FACEBOOK和苹果等创新者的创业成长史,正好成为熊彼特创新理论的佐证。把创新庸俗化,一路“微”下去,固然可以起到自我安慰的心理按摩作用,但依此而成的公司,也许可以在某个时期,某个阶段获得公司的成长,但永远不可能获得公司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