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2-04-13

—-注:这是应邀为财新记者赵何娟的新书《天下有贼》所作的序言。此书已经公开发行,关心电信业和网络业发展的朋友们值得一读。

小友何娟将过去几年有关电信业的调查报道整理成书。虽然对书中大部分故事都早有了解,对其中有些事还有些近距离观察和切身体验,但以何娟特有的激情与细腻,将各种相关或表面上不相关的事情娓娓道来,还是给人以震撼感。有心人自会从中引发一些思考。

一。

直到80年代初,电话仍然是身份的象征。北京城里除个别单位和个别职业者外,家里能安装电话的都是局级以上干部。随着改革的深入,身份让位给金钱,能够付得起三五千元初装费和昂贵的通话费的人都可以有家庭电话了。这对家有一机(或数机),人手一机的今天来说是个遥远的过去。

旺盛的社会需求,不断下降的设备运营成本和不断上升的人民生活水平以及新兴互联网通讯方式的兴起,应该是中国电信业从百行百业中脱颖而出,率先进行全面改革,与国际接轨,取得惊人的飞跃与丰厚的收益的三个重要环境因素。无论是政企分离,一而再,再而三的企业重组,还是以极高的速度跨越模拟通讯体系,几乎与世界同步进入数据通讯时代,都应该算作中国改革开放大潮中值得电信业自豪的业绩。中国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走向世界不可能没有电信业现代化的有力支撑。

二。

同社会的其他方面一样,电信业的改革开放成了半拉子工程,许多已做的事没做完,许多该做的事没有做,许多做了的事有所倒退。尽管电信业从一家独大变为三分天下,但本质上仍然没变,还是国有央企,垄断经营。所谓市场竞争无非是一个偏心娘的眷顾下的三兄弟争食,没有民资外资的生存发展的空间,甚至也没有其他体系的国资央企的介入机会。电信业的企业经营管理依然离现代企业制度相距甚远,是一个忽而讲政治,忽而讲市场,忽而讲自家利益的混杂体。

不能说电信人没有继续改革的愿望和努力,不能说缺少社会的批评与压力,但从近年的状况看,恐怕很少变为电信业改革创新的真实探索和行动。深层次原因有外在的,大环境与婆婆专政都限制了电信企业的改革力度与自选动作范围;也有内在的,巨大的既得利益与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减弱了电信业图新求变的勇气和快刀斩乱麻的决心。

三。

今天的电信业已经早早失去了二十年前,甚至十年前的优越社会地位和上游产业地位。过去随便干干就赚大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现在拼命认真干赚钱也不容易。除了移动领域中移动还有些残存的垄断优势,固网和固话早已变成低利润的鸡肋。互联网当然是个巨大的战略机遇,但十几年来电信业始终没找到如何切入的角度和感觉。

和谷歌,腾讯与百度这样的网络公司相比,电信业无论在收入增长速度,利润率乃至市值方面都已经落了下风。和苹果与FACEBOOK这样主导产业走向的网络霸主相比,电信业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霸主雄风,失去了产业主导权,渐渐沦落为跟随者和配合者。这是全球电信业的普遍现象,中国电信业由于行政垄断,日子还相对好过一些。但是,中国电信业并没有充分利用这一宝贵而短暂的历史机会,大举杀入网络业,与网络公司平等地,互惠地,共同地开创一个崭新天地,反而更加依赖残存的垄断地位,变本加厉地欺负像ISP,网络游戏公司和网络视频公司这样对带宽成本高度敏感的下游企业,至于亿万普通网民更是无缘享受和世界发达国家或地区(例如北美西欧日本台湾香港)和半发达国家(例如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普遍享有的价廉高速的网络服务。

四。

中国电信业处于内外交困的境地。一方面,外有众多的权力寻租者和利益掠夺者强横野蛮的进攻;另一方面,官办企业与大企业双重身份带来决策缓慢,效率低下,创新乏力,人事纠葛等一系列病症。以我过去十几年和电信企业打交道的感受,在个人层面,电信干部个个教育背景良好,专业能力突出,视野开阔,理解和接受新生事物的能力不差;在公司层面,地区,部门乃至个人利益干扰决策,使决策难决,创新难行。

十年前,电信业职工收入一枝独秀,招来无数红眼。今天,电信业职工收入还是不错,但最多只能算是中上等了。无论是横比其他国有垄断行业,例如石油业和银行业,还是纵比民营网络业和软件业,都没有什么可骄傲的资本。虽然都是上市公司,其中部分还是海外上市,但电信业职工并没有享受到股权期权等合法激励机制的好处。业绩好,别人说是垄断效应;业绩突出,与个人收益没有明显关系。所以,宁慢勿快,宁稳勿冒,宁打官腔太极拳勿搞个人责任制,这一套官场哲学仍然是号称早已企业化市场化的电信企业的招牌特色。

五。

企业的扭曲机制必然导致个人的扭曲行为。本书报道的若干贪腐大案以及坊间流传的种种故事都揭示出国有垄断企业必然存在以权谋私,权力寻租,利益交换和假公济私等等丑恶现象,而且不可能只是个例。诸如思想教育,道德宣教,严刑酷法,集体决策,盯人监管等等方式,无非是一些治标不治本,遮人耳目乃至越反越贪的无效或者微效措施。

采购,工程和外包是电信业产生腐败的沃土,无论哪一级干部,只要权力在手,做起手脚来必然防不胜防。对外合作中的乱点鸳鸯谱是电信业最为人诟病的贪腐手段,每个电信企业外围都聚拢着一大帮利益相关公司。不思进取,小富则安,地方割据,阻碍创新,这些也许多数人不会看作是贪腐行为的现象,其实是更为普遍,危害更大的挥霍国有资产,迟滞社会进步的另类腐败。

六。

企业中的腐败行为即使是采用最先进最现代的企业机制与企业管理也很难完全避免的。但是,像中国电信业这样大面积,长时间,高案值的贪腐现象,完全可以通过进一步的实质性改革将其控制在最低水平上。

网络业有许多成功的经验可以供电信业借鉴。首先,要通过一系列现代企业机制统一权责利关系,不能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其次通过透明化,规范化和权力制衡方法,引进社会监督,行业监督和用户监督。第三是平衡供需双方的关系,让博弈有章可循,尽可能消除灰色,模糊,混乱的博弈空间。谷歌的ADSENSE平台,苹果的APP STORE平台和FACEBOOK的开放平台都是可以学习借鉴的样板。

何娟以一介弱女子之力,敢碰电信业贪腐内幕这样的敏感题材并能有所成就,除了个人价值观,敬业精神和专业能力外,财新公司的历史传承和使命感也给她大施拳脚提供了可靠坚实的平台。其实,媒体业内也有不少面对丑恶随波逐流,甚至同流合污的事情。可见,即使在同样大环境下,每个公司,每个个人可以做出完全不同的事情。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正处在一个紧要关头,不进则退,不兴则衰。希望本书的读者们能从本书一个个具体故事中得出些积极正面的思考与收获,投身到推动改革开放的事业之中,同时得到个人价值的实现。

2012-04-05

如果你的网站拥有数以千万计的活跃用户,如果网站上拥有数以百计的产品服务,如果这些服务以多媒体的形式在多个网络终端上运行,如果正在或者打算尝试走向云计算和WEB2.0架构,那就恭喜你了,因为你已经不知不觉地成为大数据时代的先行者或受害者。

按照维基百科上的定义,所谓“大数据”(big data)在当今的互联网业指的是这样一种现象:一个网络公司日常运营所生成和积累用户网络行为数据“增长如此之快,以至于难以使用现有的数据库管理工具来驾驭,困难存在于数据的获取,存储,搜索,共享,分析和可视化等方面。”这些数据量是如此之大,已经不是以我们所熟知的多少G和多少T为单位来衡量,而是以P(1000个T),E(一百万个T)或Z(10亿个T)为计量单位,所以称之为大数据。

大数据现象在物理学,生物学,环境生态学,自动控制等科学领域和军事,通讯,金融等行业已经存在有些时日了,在互联网业出现却是近年来才逐渐引人注目的。这可以归结为三个基本原因。第一,网络用户的高速增长和用户平均网络使用时间的不断延长,这使得用户网络行为数据大增;第二,网络服务从单一的文字形式走向图片,语音和影像等多媒体形式,导致数据量大增;第三,网络终端由过去的单一台式机变为台式机,平板电脑,书刊阅读器,手机和电视等多终端,大大扩充了网络服务的内容与范围,大大提高了用户对互联网的依赖度,也就大大增加了数据量。

大数据的出现既为网络业带来了机遇也带来了挑战。从潜在的机会看,数据量的增加为网络公司提供了精确把握用户群体和个体网络行为模式的基础,如果能够充分利用,就可以探索个人化,个性化,精确化和智能化地进行广告推送和服务推广服务,创立比现有广告和产品推广形式性价比高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全新商业模式。同时,网络公司也可以通过对大数据的把握,寻找更多更好地增加用户粘性,开发新产品和新服务,降低运营成本的方法和途径。从现实的挑战看,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大数据挑战着网络公司的战略决策能力。数据量的急剧增长不仅要求在带宽和存储设备等基础设施方面要增加大量投入,而且使网络公司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如果采取无所作为,固守原状的鸵鸟政策,那就可能失去未来发展的机会,失去业内竞争的本钱,早晚会被产业淘汰或者居于下游;如果与时俱进,转型适应大数据时代的到来,那就需要对公司的现有产品和运营体系进行全面的改造,例如网站架构的重建;产品的通用化,标准化,模块化;商业模式的创新;等等。这对绝大多数网络公司而言,既要维持现有业务,保持业绩的稳定和增长,又要加大投入,迅速转型,是个进退维谷的两难处境。

其次,大数据挑战着网络公司的技术开发和数据处理能力。大数据的出现以及潜在的商业价值不仅要求网络公司使用专门的数据库技术和专用的数据存储设备,而且更要求专门的数据分析方法和使用体系。目前业内流行的一般数据挖掘方法和通用商业数据库无法满足大数据时代的挑战。而且,网络公司需要大量高端专业人才,这不仅指一般的程序员和数据库工程师,而且指天体物理学家,生态学家,数学和统计学家,社会网络学家,社会行为心理学家,等等。对海量数据的分析不能仅仅局限在一般数据规律和模型的把握水平上,而且要有理论思维和全面把握的综合深入能力。

第三,大数据挑战着网络公司的组织和运营能力。一般中小网络公司都没有专门的数据管理和分析专家,即使是大型网络公司中,数据管理和分析部门也处于分散,被动,辅助的地位,是公司的龙尾而不是龙头。大数据时代的数据分析基本单位是个人用户,寻找的是个人的全面,完整,动态,实时的网络行为模式以及在此基础上归纳出来的群体行为模式,而不是过去那种基于单个产品,服务,频道的碎片式静态统计分析。所以,对大数据的整体把握是网络公司产品开发,运营设置,商业模式的基础和出发点,是龙头而不是龙尾。这就需要对现有公司架构,组织体系,资源配置和权力结构进行重组,让数据管理与分析部门处于公司整体的上游位置。重组成功的标志之一就是公司设立首席数据官(Chief Data Officer, CDO)的职位,与CEO, COO, CFO, CTO等一道组成公司核心决策层。

大数据是整个WEB2.0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世界网络业的领军公司,例如GOOGLE,FACEBOOK,苹果和亚马逊已经处于先发的位置上。中国网络业中哪家公司能急起直追,谁就是先行者,否则,只能扮演受害者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