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3-24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

记忆中这该是政府第一次赋予互联网如此重任,希望互联网能在制造业,商业和金融业的产业升级和创新中起到发动机的作用。虽然没有明确定义什么是“互联网+”,但望文生义,大约指的是互联网上的发展与创新应该超出传统网络业的领域,更多地进入传统产业,使传统产业跟上时代的步伐。

作为落实这一战略的首要政府部门是工信部,部长在两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表态:“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互联网和传统工业行业的融合是中国潜在的制高点,智能制造则是当前主攻方向。”他进一步解释说,智能制造主要指的是依托计算机的产品设计,以及依托数控设备和机器人的产品制造。以这一方向为指引,历经数年研究论证,并进入政府工作报告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规划,已经保送国务院审批。

这些话的态度不错,但方向令人费解。计算机,数控设备和机器人在制造业的使用已经有半个世纪左右的历史,早于互联网的大发展二十多年。这些东西尽管近年来依然有所发展,但已经算不上什么革命性的创新,与互联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怎么就成了“智能制造”的核心内容和发展方向,就成了互联网与现代制造业融合的具体表现,就成了未来十年的制造业发展重心?

问题出在对智能制造这一概念的理解上。工信部是把产品生产过程的数字化,自动化和智能化定义为智能制造了。在二十年前,互联网还没有大发展,这样的看法有一定道理,但在今天,特别是要对未来十年做出方向性的判断,这样的看法就成了问题。

智能制造首先指的是制造业生产出来的最终产品的智能化,网络化和数据化,这是今天谈论智能制造与互联网时代之前的谈论最根本的区别。智能产品之所以能够有价值,有市场,有发展,能够对传统产品产生毁灭性的打击,就在于这些产品依托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和移动技术更好地替代了传统产品的功能,创造出新的市场需求,降低了产品推广,销售,运行和维护的成本。曾经显赫一时的柯达,摩托罗拉,诺基亚等制造业巨人走向毁灭,不是因为它们利用计算机,数控设备或机器人不利,而是没能创新出好的智能产品。

智能制造当然也包括产品设计,生产,销售,运维的全过程,也包括对计算机,数控设备和机器人的使用,但核心的,具备革命性意义的在于对互联网的依赖。正是因为有了互联网的发展,才有可能大规模地实现分散设计,外包设计,个性化设计,互动式设计;才有可能实现生产的委托外包,远程控制,实时监控,全球化生产;才有可能实现网络直销,取代传统的产品展销渠道;才有可能对产品运行实现实时监控和维护。

智能制造还意味着创造全新的产品,全新的生产方式和全新的商业模式。诸如3D打印,从原子层次制造出的新材料,数字医药,智能穿戴产品,无人驾驶汽车,等等,这些创新才是智能制造真正的价值所在,而不是什么生产过程中的智能化程度。换句话说,智能产品需要智能化的生产设备和技术,但是,智能化的生产设备和技术并不等于智能产品本身。

所以,“互联网+”意味着让互联网思维,逻辑,活力和创新冲出传统网络业的范围,进军传统产业,使传统产业的产品和服务依托互联网进行,产生全新的市场和价值。这才是互联网加法的意义所在。多搞点数控设备和机器人当然好,但仅此无法实现制造业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目标,因为代表先进水平的标志今天已经变成了智能产品的设计,运行和经营能力。

为什么一个全新的概念下却充斥着陈腐的思维,新瓶装满了旧酒?根据报道,中国制造2025”规划纲要,前期由中国工程院150多名专家花一年半时间战略论证,工信部又花了一年多时间制定”。原来这是传统制造业的人闭门造车弄出来的“互联网与制造业的结合”方式,网络业的企业和人才没有机会深入参与规划的研究与制定。我们已经看到过传统媒体业自己弄出来的“新媒体”是个什么下场,已经看到过传统商业自己弄出来的电商平台是什么东西,正在看到传统金融业自己弄出来的“互联网金融”是个什么水平,难道还要再看看传统制造业自己去弄什么“智能制造”?

2015-03-02

据柴静今天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时说,此视频拍摄为其自己投入了100万制作完成,资金都来自于前两年出书所挣得的稿费。工作人员则都是她在央视工作时的十余个小伙伴,她强调是以个人身份对片中所有的采访对象和现场进行的采访。

不多说,已被你的朋友圈刷屏的,柴静回归第一部视频自己看,接近1小时44分钟的长视频,值得你耐心看完:

http://v.qq.com/cover/x/xuorh5oe7ifczox.html?vid=e0016cyl6lu


在看视频之余,我们还想推荐钛媒体(微信号:taimeiti)专栏作者谢文的一篇关于“雾霾”的旧文《窒息的痛苦》,配于此视频,更有些特别的意义:

新年伊始,整个东中部地区就长时间地被严重的雾霾所笼罩。污染程度之高,远远超过了历史记录。两年前,当人们可以看到PM2.5含量指标时,常常惊叹于100或300的数值是多么可怕,因为已经超过美国或联合国认定的健康水平的10倍。而现在,我们却开始领略PM2.5数值达到1000以上乃至爆表的风采,以至再看到100-300之间的数字时,居然产生了一种欣慰的感觉。不能不承认,人们的自我心理调适能力的确不凡。

日复一日,严重的空气污染使人们深切地感受到了窒息的痛苦。戴口罩则呼吸不畅,不戴则不敢用力呼吸。喉咙,鼻腔,肺部逐一感觉不适,对那些缺少长期稳定地在高污染环境下生存锻炼经验的人尤其明显。窒息感,成了生活中普遍存在的一种快感。

令人窒息的不仅仅是现实世界,互联网上的虚拟世界也雾霾重重。前几天听说了讨论中的网络实名法的实施解决方案,顿时产生一种窒息感。一个官办互联网协会经过积极努力,拿到了查核检验用户实名上网的权力。但是,百姓的身份证数据库却在公安部手里。所以,一种可能的场景是:当任何一个公民(也许有极少数例外)上网访问任何一个网站时,一个庞大复杂的后台系统先要自动连接互联网协会的网站(听说自称“阳光网络”),然后向公安部身份证验证网站发出验证申请,验明正身后将批准信息发回该网站。

如果该公民接着又要访问另一网站,那又要重新走一遍验证程序。但是,绝大多数网站并不要求网民注册身份,实名上网的法律如何落实呢?一种可能是要求所有网站必须经过实名注册方能使用。另一种可能是将每个用户上网时的网络IP地址与身份一一对应,那就需要与网络运营商的系统无缝连接。这任务不是一般地困难,要做到高速,稳定,无一遗漏绝对是个高科技挑战。而最大的可能是实名上网主要对象是像微博,博客,BBS这类百姓可以发声的网络服务,对任何喜欢胡言乱语的人起到一种心理威慑作用,并不真的对全部上网行为进行实名认证。

如果把这一堪称世界级创新的伟大构想转换到现实世界来落实,场景大致是这样的:任何公民走进一家饭馆或茶馆,朋友,熟人或者不认识的人之间是不能开口说话的。需要等到店小二捧来一张实名验证登记表(高级一点的场所可以使用iPad或iPhone以体现高雅现代),经过顾客一一报上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码,然后店家登录“阳光网络”查证,几分钟后,顾客们就可以畅所欲言了。

当然,餐桌上是有录音和播放设备的,客人们的谈话不能涉及有关国家安全,大政方针,黄赌毒,钱财欺诈之类的敏感话题,否则店家有权当场拿下或及时禀报有关部门。至于什么算敏感话题,就只能由店小二基于自身的政治觉悟和敏感性临场发挥了。如果由于店小二水平有限,错漏了任何敏感话题,那么店家有责任长期保留聊天录音,以备高水平的专业人士前来追查。

这不是无厘头的荒唐推论或是舞台上荒诞剧的一幕,应该说这一切已经在互联网上实现多时了,现在无非是补一个法律手续和提高体系效率,使其更加严密化和精细化而已。当然,相关参与者由此获得更多的权力,编制和资金也是不言自明的应有之义。为实行这种做法所拿出来的理由是保护公民的个人隐私。

为了保护个人隐私,所以要侵犯个人隐私,这不是脑筋急转弯的题目,是辩证法。为了保护个人隐私不被他人,公司或组织所侵犯,代价是个人隐私被另外一些他人,公司或组织所侵犯。至于为什么前者的侵犯隐私不能容忍,却要容忍后者的侵犯隐私,那是因为前者可能是坏人,后者一定是好人,必须相信也只能相信后者的品质,诚意和觉悟。

网络侵权和网络犯罪的确存在,并随着网络普及和发展日趋严重,世界各国都在寻找治理之策。和现实世界一样,反侵权不能简单地以另外一种形式的侵权来实现,而必须寻找某种动态的,合法的,获得多数人认同的平衡点。在现实世界中,给人套上一个套子,它可以通过定位,录音,摄像,拍照甚至遥感人体内部的心脏跳动和血压高低来记录人们的一举一动。这套系统叫做“量化自我”(QUANTIFIED SELF),如今正在网络界流行,作为大数据创新的一种尝试。

如果把它用来反侵权反犯罪,一定是个利器。如果哪个政府敢于强迫每个公民都套上一个,那这个国家的侵权犯罪现象一定趋近于零。但是,那就不叫“量化自我”而是“被量化自我”了。区别在于前者所以获取的数据完全由个人自己控制,而后者却是由有关部门控制。

无论现实世界还是网络世界都是雾霾重重,使人产生窒息的痛苦。最简单最见效的反污染方式就是强制停止一切产生污染的人类活动。但是,由此而来的清净世界对人类还有什么意义吗?